菜单导航

知乎告别理想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1:12:23

当B站热闹出圈,快手忙着庆祝9周年,微博喧嚣依旧,小红书“向上生长”,豆瓣时不时还会被人记起时,运转了快10年的知乎,似乎已被遗忘了。

关于知乎,你能想到的最近一条新闻是什么?或许还是2019年8月快手、百度对它的联合投资。有些老用户甚至还没注意到,知乎上已经有了视频内容和直播功能。

几年前,这里还是诸多重大社会事件的传播发源地,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同年的雷洋事件及2017年的豫章书院事件等,均属此列。

不能算是巧合,当年的知乎以集聚大量知识青年闻名,关注重大公共议题是这类用户的显著特质之一。

知乎产出的社会热点少了,不代表它的用户和用户活跃度在减少。

与此相反的是,知乎的用户在此后不断增长,并于2018年11月达到了2.2亿。它的价值也再一次被资方看好,如前所述,2019年8月,它宣布完成了4.34亿美元F轮融资,尤为重要的是,它和快手、百度站到了一起。

曾经的社区文化在发生变化,但看起来,这种变化对这一庞大社区的前途并未产生什么影响。

也只有曾经的知友还偶尔在其他平台感叹一番:知乎终究是变了。

01

改变是如何发生的

知乎之变不是新话题。

周源曾将知乎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其中第三个阶段是从2016年至今的商业探索期。“知乎变了”的声音,大致是从2015、2016年开始集中出现的。

社区文化第一次改变期间,精英文化被打破,大众娱乐涌了进来。

严肃的回答被抖机灵文化比了下去,一句调侃之语的点赞数量往往数倍于一个认真撰写的、切题的回答。“来知乎,分享你刚编的故事”成了大众调侃知乎社区文化的常见语句。

但总的来说,这类调侃无伤大雅,也并非当时知乎的全部。这意味着不少人认为社区上的内容生产开始出现套路,也意味着其文化被更多人知晓及评说了。

2016年周源依旧表示,知乎能不断发展的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团队一直在坚持打造一个认真专业友善的、良性的社区讨论氛围。

2016年是知乎正式商业化的一年,也是它看起来充满希望的一年。知识付费概念火爆流行,知乎开始充满热情地尝试各种方式,这当中包括视频节目、值乎、知乎Live等。用周源的话来说是,知乎上已经形成了知识的供需市场。

人们关心知乎的商业化,关心一个以聚集高质量用户著称的内容社区,如何合理、持续地变现。

然而,就在知乎扎根社区土壤,持续进行着商业探索,但还未取得明显成效时,外部环境却正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

2018年前后知乎社区文化进入调整期。为什么会调整呢?至少有这样一个已广为人知的事件发生:2018年3月2日,北京网信办发出通知称,知乎因管理不严,传播违法违规信息,APP在各应用商店下架7天。

知乎很快于次日凌晨发布公告作出回应,称近期加大了对违法有害信息的打击力度,并公布了相关处理结果。处理方式主要是屏蔽信息和处罚账号。

在加强管理的同时,知乎继续向更多用户敞开大门。

下架风波平息不久,几个月后的世界杯期间,知乎在央视推出了演员刘昊然代言的,那条有名的“有问题,上知乎”广告。

两种动作叠加起来的效应是,新的社区文化逐渐形成。

知乎首页高点赞内容开始偏向两性情感、饭圈追星、校园生活、军事政治、中外关系等方面。某种一致的氛围和声音逐渐形成。在现在的知乎,你常常可以在评论区看到这么一种现象:众人在用相似的话语集体谴责某位用户的发言,但这位用户究竟说了什么其实是无从知晓的,他的发言早已是被删除状态。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曾是一句流传更广的“知乎体”,它代表了知乎曾倡导的某种理性思考精神。而今天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这句话。

02

知乎的矛盾

“热榜”、“推荐”信息流,从知乎APP的内容引导方式来看,它已走入一条追求流量的道路。

2019年5月,周源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表示,会员和商业广告是知乎两大收入来源。从知乎社区内容动辄几万点赞,及会员服务区最受欢迎的Live课程也只有1000多人购买来看,知乎的广告收入应远大于会员服务收入。

在采访中周源更表示,国内进行知识服务商品消费的用户可能只有几千万人,是一个非常小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