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用最传统的戏剧编制情感与梦境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4日 22:40:13

  以色列卡梅尔剧院话剧《罗密欧与母亲》日前登台美琪大戏院。这部看似“莎剧”题材的话剧,并没有豪华的布景、繁复的人物,聚焦的是家庭生活和亲情话题,从舞台布景到人物服装都几乎是当下普通以色列人生活的“复刻”。

  没有舞台高科技手段的加持,凭借简单到几乎“日常”的道具,或者极简的场景,此次亮相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一批国际戏剧名团,带来许多“简约的好戏”。这其中既有以色列国宝级剧作大师汉诺威·列文的《孩子梦》、罗马尼亚锡比乌国家剧院《记忆碎片》,也有德国德累斯顿马戏剧院默剧《浮士德》、葡萄牙独角戏《无名先生》等,它们简约而不简单,用高质量的故事和精湛的表演征服观众,用最传统的戏剧为观众编制情感与梦境。

  在生活场景中讲故事,用真水造了一片“海”

  《罗密欧与母亲》是一部暖心喜剧。剧中故事发生在以色列南部的一个小镇,舞台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正在挑选演员,小镇上最有表演天赋的男孩穆利即将得到梦寐以求的“罗密欧”角色时,却得知母亲病了,这瞬间将他从闪闪发光的舞台抛向了残酷的现实。

  整部话剧的场景非常生活化,可以说是在一个普通人家的“客厅”里,关于梦想、失意、电视选秀、令人揪心的母子之情等,最终汇聚成一首笑泪交织的“生活诗”。熟悉的场景让观众很容易获得代入感,将话剧故事和生活中自己的经历或者参与讨论的话题联系在一起。正如评论认为,吉拉德·凯米奇导演的这部作品带给观众两个层面的触动:一层叙事来自家庭,另一层来自泛娱乐时代的电视选秀。两层戏以最自然的方式交织在一起,没有刻意为之的逗笑或过分夸张的戏剧性。

  话剧《孩子梦》是以色列国宝级剧作家汉诺赫·列文最具诗意的作品之一。虽基于“圣路易斯”号难民船事件创作,但列文的剧本去掉了真实的历史背景和细节,将故事变成一个诗作,讨论生死、强弱和爱的命题。故事中,一位母亲和一个孩子,在浩瀚的海洋上前途未卜。《孩子梦》演出后获得很高评价,有评论认为哪怕面对沉重话题,该剧在舞台上也没有夸张的表演,没有激烈的声光电色表现,舞台也十分简洁,几乎没有背景,最让观众惊讶的场景是用水造了一片孩子梦中的“海”。列文表示,选择使用真正的水,是为了不以人造的、戏剧化的方式,还原事件本身的环境。

  一个人饰演多个角色,和自己对话上演“罗生门”

  简单的场景、朴素的道具,舞台上聚光灯几乎就打在演员身上。要演好一出简约的好戏,对演员来说考验更大。亮相本届艺术节的海外佳作中,罗马尼亚锡比乌国家剧院《记忆碎片》、葡萄牙戏剧《无名先生》是两部独角戏,已陆续与上海观众见面。仅凭一个人的表演以及简单道具的使用,就展现出丰富的人物关系和充沛多样的情感世界,这两部作品无论在表演、还是戏剧构作上都呈现出精致且精深的特点。

  罗马尼亚锡比乌国家剧院《记忆碎片》以多线并行的叙述方式,讲述了主人公不同“面具”下的命运交迭。在一个冬天的夜晚,参议员马塞尔先生为了取暖,意外地出现在女仆玛格丽特的床上,女仆被不明真相的参议员夫人赶走。正当误会无解之时,马塞尔先生却突然辞世了。剧中,锡比乌国家剧院的“当家演员”奥菲利亚·波皮一人分饰七个角色,跨越了年龄、身份,更跨越了人物的情感与灵魂。她时而是马塞尔染上毒品的女儿,时而是内心伤痕累累的马塞尔太太,时而又化身女仆玛格丽特……波皮在众多角色间自由切换的表演方式让作品层次丰富而悬念迭起,用不同人物记忆的碎片勾勒出“罗生门”般的所谓真相,有力地推动着舞台时空的并进。正如本剧编剧莉亚·巴格纳评价的那样,奥利菲亚如“变色龙”一般在“碎片”中释放自己的能量。

  话剧《无名先生》也是一部舞台上只有一个人的话剧。故事中,一个男人的父亲死了,五台录音机里分别有来自他的父亲、母亲、女友乃至各个小镇上邻居、朋友,甚至一条狗的声音和他“对话”……剧中只有一个真实出现在舞台上的角色托马斯·马吉尔,其他角色通过声音的方式来呈现,这带给演员巨大的挑战空间。(童薇菁)

[ 责编:张义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