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四川北路的回望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0:08:45

四川北路的回望

20世纪初北四川路繁华商业景象

四川北路的回望

1949年四川北路人潮

四川北路的回望

四川北路的回望

四川北路的回望

80、90年代四川北路旧影
先是在横浜桥,后是在四川路桥。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三十来年。所以对四川北路,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四川北路的回望

1980年代四川路桥

四川北路的回望

清末横浜桥一景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还在读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和班里的一帮男生经过四川北路,有个男生指着马路对面横浜桥堍的上海市长途电信局院子,神秘兮兮地说:长话局乒乓球老“结棍”呃,上海工人队里有好几个长话局里出来的,还有上海市队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不禁往那绿树成荫的院子里望了很深情的一眼。没想到一年后,中学毕业,我居然真的被分配到这个院子里去了。那个时候,初高中不分,没有高考,大学里只招收少量的工农兵学员。中学毕业由国家统一分配工作,分配时主要依据兄弟姐妹就业情况,如果家里有插兄插妹了,那你就有机会留在上海工作;如果你上面几个阿哥阿姐都留在上海工作,那你只能去农村插队或者去农场“修地球”了。我有阿哥在云南插队,所以“额角头碰到天花板”留在上海了。

四川北路的回望

上海市长途电信局旧影
在长话局工作时,跟师傅们“厮混”在一起。每天中午,他们好好的单位食堂不吃,都喜欢到横浜桥南堍的天虹饭店去吃一角两分一碗的黄豆骨头汤,我也就跟着师傅们去吃那碗汤。那是真正用骨头熬出来的,汤汁又浓又香,喝起来热乎乎的,食堂里的饭菜同它比起来确实“推板”了点。后来,这家饭店发生过一次血案,我们就再也不去了。天虹的生意从此也一落千丈。前几年,天虹饭店,包括隔壁的虹口区第二工人俱乐部,都被夷为平地,建起了漂亮的商务楼。

四川北路的回望

虹口区第二工人俱乐部(四川北路1717号)
那时候,我的师傅们还喜欢隔三差五地去西湖饭店吃一毛五分的辣酱汤,这个特别下饭。但毕竟比骨头汤多了三分钱,师傅们总归不舍得太“奢侈”的。西湖饭店曾经是上海滩杭帮菜名店,西湖醋鱼是招牌菜,但后来却越混越差,及至前几年歇业关门。老字号不能焕发青春,也不能全怪市场,要从自身多找找原因。

四川北路的回望

四川北路的回望

西湖饭店(四川北路1805号)
长话局院子的对面有一家萝春阁生煎店。店堂不大,就容得下三四张八仙桌。靠窗的桌子,面对潺潺流过的河水,听着小船划过河面的声音,偶尔还有船老大摇橹时粗犷的吆喝,要是坐在窗台下,吃上一客新鲜出炉的生煎,腔调再浓点,叫上一碗咖喱牛肉汤,那简直就是神仙的日子、人生的享受了。萝春阁和大壶春是老上海生煎馒头的两大流派的领头羊,各有千秋,难分伯仲。可惜九十年代萝春阁就关门大吉了。大壶春倒是还在,只是“腔势”反而不如后起之秀的小杨生煎了。

四川北路的回望

萝春阁生煎店(董亭《上海十八样》)

四川北路的回望

贺友直先生笔下的萝春阁
长话局院子的斜对面是永安电影院。这家影院1925年由屈臣氏汽水工厂改建而成,初名上海演艺馆,后又多次易名,如:明星大戏院、新东方剧场、上海剧场、永安大戏院等,文革时期改成鲁迅电影院。改革开放后,重又改回永安电影院。因为永安与我们单位比邻而居,所以单位工会经常会发送永安的电影票,这成了我们一大福利。

四川北路的回望

永安电影院(四川北路1800号)
“阅青春 阅努力 阅初心
@省煤田地质局,接力棒已收到 前 言 5月4日以来,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积极组织机关及下属事业单位四川年鉴社
2020年06月30日 03:33:02  情感读本
【方志四川•散文】梧桐
以下文章来源于梧桐小院一壶茶 ,作者梧桐花语梦 梧桐小院一壶茶 朴实的文字来自朴素的生活,如果你也喜欢这样
2020年06月27日 16:28:10  情感读本
【方志四川•“疫情防控
020-06-12 15:42  征文启事:见《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 四川在行动”的征稿启事》 投稿邮箱:59890
2020年06月12日 19:59:34  情感读本
脱贫攻坚四川故事汇”征
  征文启事:见《四川省直机关工委 省扶贫开发局 省地方志办联合开展 “温暖的回响——脱贫攻坚四川故事汇” 征
2020年05月23日 17:20:53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