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赏美文丨瓦尔登湖片段 作者:梭罗 诵读:王卉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12月18日 16:14:57

  有时,我可不愿将这如花一般的好时光耗费在劳动中,无论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

  我喜爱我的人生中有闲暇的余地。

  有时,在夏季的一个清晨,我像往常一样沐浴之后,坐在阳光融融的门前,从红日东升直坐到艳阳当头的正午,坐在这一片松树,山核桃和漆树的林中,在远离尘嚣的孤寂与静谧中,沉思默想,此时鸟雀在四处啁啾,或是悄然无声地从我屋前突飞而过,直到太阳照临我的西窗,直到远处的马路上传过来旅行马车的辚辚声,让我在时光的流逝中如梦初醒。

  我们在这样的季节中成长,仿佛玉米在夜间生长一样,手头的任何工作都远不及此中的快意,这样做并非是我虚掷了光阴,而是大大延长了我有限的生命。

  聆听钟声

  有时,在星期天,我聆听着这钟声,从林肯,阿克顿,贝福德,或者康科德飘来的钟声,在顺风时,这钟声轻柔而又甜美,宛如大自然悦耳的乐音,在旷野中飘荡,显得极其可贵。这钟声传到了够远的林中树梢之上,变成了某种震颤的轻波,地平线上的松针好似一架竖琴琴弦,被这轻波弹拨着。所有的声响,在传到尽可能的距离之外时,它听起来会产生同样的效果,即是宇宙七弦琴弦上的颤音,恰似我们极目眺之时,映入眼帘的那极远处的山背,也被恢宏的大气涂上了一抹天空的蔚蓝色彩。这钟声沿空气传来,变成了动听的旋律它与林中的每一片树叶和松针窃窃私语后,又变成了一种回声,从一个山谷,传向了另一个山谷。

  这回声就某种程度而言,它还是那初始的声音,它神秘的魅力与诱人之处就在于此。

  回声不仅仅重复了那珍贵的钟声,而且还重复了森林中的另一种声音,它便是山林仙女如泣如诉的吟唱。

  不管你的生命多么卑微,你要勇敢地面对它生活;不用逃避,更不要用恶语诅咒它。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坏。你纵然贫穷,也要喜爱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