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美文美图】安福南乡茶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9日 00:12:44

微信图片_20200716092923

表嫂茶茶艺表演

安福南乡的女人们喝茶是一道美丽风景线。她们喝茶,要的是浓烈的味道。

她们把咸味、辣味、甜味和香味加入了茶的苦涩味,品味着他们的五味人生。味道来自晒干的胡萝卜、姜、炒黄豆和山茶,一起放进茶碗,倒入滚烫的开水,茶叶冲泡舒展后,五味杂融。之所以选择山茶,是因为山茶味道浓,可以多泡几碗水。

喝茶,对于她们,也不是二三好友寻一处清净之地、举杯浅酌的雅事。南乡的吃茶,是一件隆重热闹的大事。凡是村里有大喜事,都少不了茶。新生儿的“三朝”“满月”“周岁”“发蒙”,待嫁女的“娘茶”,新妇的“新人茶”等,主人请茶,其他人送上茶碗礼,在茶中分享喜庆和幸福。还有闲时各家各户轮流来的请茶,只是求个热闹欢喜。

请茶,对于主人家的孩子们,也是件大事。要提前一两天,提个篮子,各家各户去请茶碗。一是通知她们喝茶,叫“请茶”。再说家里也没那么多茶碗,被请的各家自备茶碗,也卫生。对于孩子们,这更是一次冒险。小时候怕狗,到了有狗的人家,每次总要等到主人把狗呵斥住,确保安全才敢进去。还怕鹅,当时穿着开裆裤被鹅追着啄的恐惧至今心有余悸。更要担心茶碗不要打碎了。有些没人在的人家甚至要跑上好几次,收齐了碗清点完毕才算万事大吉。

这时,我最喜欢的是在方桌上给茶碗排兵布阵,摆些突来奇想的造型。然后撑着下巴欣赏它们,逐个琢磨上面刻的主人名字,各式各样,还有碗的形状特色,沉迷其中。有些茶碗,旧得如老人褶皱的脸,留下那么多岁月的痕迹,倒显得亲切柔和。

喝茶那天的场面,颇为壮观。厨房里大锅烧水,浓烟滚滚,热气腾腾。厅堂上人头济济、声音鼎沸。各家女人进来道句“贺喜”,送上茶碗礼,找到自己的茶碗,拿个凳子坐下来,主人赶紧倒上热水。还没等茶稍微冷却,便迫不及待地啜进一大口,发出很响的声音,然后便开始东家长、西家短地八卦了。

这时候,我总是藏在门后,纳闷甚至担心,她们怎么不会烫伤自己。也喜欢看老人们被岁月磨得亮晃晃的耳环,在喝茶和说话时不时地晃动。还有她们干瘪的嘴唇,和茶水那么生机勃勃地互动。我的记忆里,喝茶时不会唱歌,只是女人们拉腔拖调的土音,毫无掩饰的说笑,还真如那古朴的歌声,别具风味。这顿茶,要喝上几个小时,直至把主人累得筋疲力尽,才陆续散了,带着一肚子的茶,满脑子的新闻旧事,各自精神饱满地离去,慢慢消化,也免不了和男人分享。碗里剩下的姜和萝卜,便成了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孩子们的美味。

对于男人,这时候的家里,绝对是高分贝的噪音。在我的印象里,请茶那天似乎不见父亲们的影子。想来他们都早早地去了田里,赶紧找个地方清净去了。他们是不屑于喝茶的,他们的热情,要等到在酒桌上,喝那比茶浓烈得多的酒,才真正释放出来。

喝茶,也并不总是那么快乐,对于主妇们,请一次茶不容易,有时也颇具怨言。说话时人多嘴杂,免不了有些是非。回去和男人一抱怨,还要遭一顿数落。好在委屈也如那茶水,穿肠而过,明日依旧“喝茶”去啰。

南乡的茶,不知何时,被称为“表嫂茶”。对于这个名称,我想,南乡人开始是有些抗拒的。因为这个称呼里,留下了外来者的印记和男性话语的痕迹。南乡人,是不把茶叫“表嫂茶”的,他们只叫“吃茶”、“请茶”。“表嫂”的称呼,显得很生疏。村里的女人们之间多不是亲戚,也不会这样见外地称呼彼此。他们叫年稍长的同辈叫“嫂”,叫年老的长辈“婆”,加在丈夫的名字后。“表嫂”之称从何而来,难道不是不负责任的臆想?再者,“表嫂茶”,也是男性话语不小心的流露。吃茶在南乡,本就有着性别的意味,去吃茶是女人家的事。来了男客,泡茶端水也是女性,也绝不会在茶里放上萝卜、豆子和姜。南乡茶中,本就含着女性热情中的温婉,如果加上“表嫂”来表示性别,岂不是多此一举?南乡的茶,是女人们的热情;南乡的酒,是男人们的豪放。茶和酒里,融会了男人和女人的个性和谐。只南乡两个字,便已淋漓尽致,将性格道尽。“表嫂”二字,何异于画蛇添足?

但是,想来以“表嫂茶”称南乡茶,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南乡茶以它独特的民俗风格最终引来了外人的侧目,甚至走上了舞台,走进了艺术。“表嫂”二字又似乎比“南乡”更直接、更具情感、更艺术化。哪怕只是一个名字,大概也体现了一种文化的发展和融合的必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