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那年那月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9日 03:36:39

  母亲又回家了,不回不行啊,人家都把玉米种下地了,我家的种子还在种子站呢。父亲患肺气肿,走路都气喘,她不回去,那赖以糊口的土地还能摞荒了不成?
母亲给我做完饭,匆匆忙忙涮了锅,给我桌子上放了两壶水,几包方便面,等车等不到,就步行回去了。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呆在这街道了,只要有钱,饿是饿不着,打个电话饭馆就给送饭,关键是晚上没人给我关门。白天说不定还有生意,我总不能让母亲走的时候就把门给我锁上吧?所以每次都是让对门鞋店的晚上过来替我关门。
周围的人都不错,只要母亲招呼一声,他们都乐意为我帮忙。但是我不让母亲告诉他们,尤其卖馍的姨,开始母亲每次回家的时候就给她打个招呼,让姨有时间过来看看我要不要什么东西,热心的姨一个两个小时就过来看一次,三顿饭早早就给我端来,吃不了也不行。好几次还特意割半斤肉给我包饺子,让我非常过意不去,所以后来说什么我也不让母亲告诉她了。为此她非常不高兴,说我嫌她做的饭不好吃,常常说得我哭笑不得。
人呢,刻章子?12点多,我正在刻庙里和尚订做的印板,有生意上门。
在这儿,进来吧!我在里间屋子床上应道。
贷款,没章子不行,最便宜的多少钱?来人跨步进来。
木头的,5块。我回答。
木头的还要5块,不是听说3块钱吗?我刻的多,8个,4块。我急着用,越快越好。
4块少的太多了……唉,行,都是啥名字?
……
从来还没有人一次刻这么多章子,我也没多说什么,就应下了。记录了来人报出的姓名,开始工作。
你咋坐在床上刻,都几月了,还怕冷吗?
呵呵我尴尬地笑了一声,看来来人还不知道我的状况。身体不好,下不了床。
哦!咋样着哩?
车祸,伤了中枢神经,瘫痪,已经18年了。
哦……来人也被自己的唐突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咱这儿刻字生意咋样?如果好,买一个激光刻字机,现在城市都是电脑刻字,快的很。
哈哈,用章子的人少,买不起啊!
一个半小时,我刻完了所有章子,包装好,递给来人。来人掏出一张50元的钞票,我正准备给他找钱,他拿着章子说声不用找了,转身就离开了,无论我怎么叫他也不应声。为此,直到现在,我还在为他的额外施舍耿耿于怀。
下午2点多,肚子有点饿了,想想今天的收入破了天荒,准备犒劳犒劳自己,不吃方便面了,给饭馆打个电话叫一碗扯面,岂料父亲进门了。原来种玉米的化肥不够了,他下来买化肥。想着我还没吃饭,母亲就让他早点下来,给我把饭做了吃后再回去。
我问父亲怎么没骑摩托车?他笑着说,在上面修。上午他骑摩托载着母亲去地里时,摩托上了农用车轮压的深辙,摔了,所幸两个人都没什么事,只是把车灯摔坏了。
那辆摩托是我来街道第二年父亲生日时,我送父亲的生日礼物,也是我此生唯一用我挣的钱,给父亲送的生日礼物。此前父亲来去家里骑的都是自行车。
从家里到镇上来去十里路有好几处陡坡,他常常说他不中用了,回去路途骑不动车不说,还要歇好几次脚才能到家。他不止一次说,如果有一辆摩托车就好了,来去不费力,还能从家里带些做饭的柴禾。蓄谋好久,我偷偷借了几百元,加之自己多年的积蓄,给父亲买了这辆2100元的轻骑摩托。
当我让朋友在父亲生日那天,骑着崭新的摩托,把钥匙交给他,说这辆车已经是他的了,并说明原尾,父亲既生气又高兴,生气的是他只是说说而已,而我却当真了;高兴的是他终于不用费力地骑着自行车来回奔波了。
在朋友的指导,一个多小时父亲就能骑着摩托上路了。看着父亲高兴的神态,母亲的埋怨我丝毫也不在意了。
尽管父亲已经骑着摩托风霜雪雨来来去去奔波了四年,小心翼翼没出过什么大事,但是他毕竟年龄太大,反应迟缓,好几次惊而无险之后,每次知道他骑车,我就在担心,生怕他在路途有个什么闪失,直至接到他顺利到达的电话,我使安心。
父亲唯一做的最好的饭就是蒸面,今天他仍然做了他的拿手好饭。匆匆吃毕,他就取了修好的摩托,载着化肥回家去了。
父亲离开之后,我拿出庙里订做的印板,工作到6点,胳膊痛得实在抬不动了,才收拾起工具,结束这一天的事务。
刚才一个邻居来串门,临走,我让他帮我关了门,现在肚子已经饿了,泡一包方便面充充饥,睡一觉,又该是明天了!

  

那年那月

学渣男的“快女人生”
1学渣男是我大学四年的舍友,而且他是我的上铺。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们这种关系好歹也要修个50年吧。就冲着这50年的孽缘,我成为他青春舞台的重量级观众
2019年07月19日 03:36:45  情感读本
嗨,我在哈佛等你
2015年6月,重庆巴蜀中学发生了一件怪事儿:该校国际部高二班主任杨斯涵陪学生一起参加出国留学考试。不过,学生们的录取还没有开始,杨斯涵却把自己陪进了美国哈佛大学,获得
2019年07月19日 03:36:34  情感读本
我不再是你眼中的一滴泪
今天是2013年9月23号,是我外婆离开我刚好四个月的日子,也是你,跟我说分开的第二天。在去上课的路上,路过图书馆,我站了好久好久,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以后我所有的心
2019年07月19日 03:36:28  情感读本
注定与你相遇
有人说:结缘文字,清欢渐远,浅笑安然。有人说:所谓中文人,就是那个路旁的野菊花让能他怦然心跳的人。每当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就像开满了花,有阳光一泻千里。也许,文学正是
2019年07月19日 03:36:22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