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女子婚内“恋爱”诈骗获刑,前夫不服共债370万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11日 02:59:05

52岁的南通商人景玉生如今没有了车,出行只能靠步行和公交,但他仍不时提起年轻时闯荡南亚从事外贸生意的往事。6年前,前妻王丽因诈骗入狱,他随之背上了370万元的共同债务。

女子婚内“恋爱”诈骗获刑,前夫不服共债370万

被判共同承贷债务后的几年间,景玉生不断搜集前妻“诈骗”证据,并将其成册堆放在家中。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
面对媒体,他自称是婚恋诈骗的受害者,指控前妻在婚前编造了留学英国经历、从事金融生意等谎言,造成其数百万财产损失,并在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恋爱交往”为手段诈骗多人。
景玉生认为,370万债务应属前妻的个人债务,并于2019年7月23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抗诉申请。
然而,在王丽口中,故事却是截然相反的版本。她告诉澎湃新闻,景玉生不仅知道其在外与其他男子交往,更曾以哥哥的身份与他们见面。王丽称,案发时她为保全女儿童年才一人揽下所有责任,如前夫再纠缠不放,将向警方交出提前备份的证据,“大不了再吃几年官司”。
澎湃新闻获悉,王丽父亲现任湖南省某县级市老年人体育协会主席,曾任该市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7月11日,澎湃新闻记者在王丽家中见到了王丽的父亲。王丽坚称,父母对其在外的行为一概不知情。王丽母亲亦向澎湃新闻发来短信,表示作为父母他们会要求王丽“正确面对,有错就改”,也希望她可以重新开始正常生活。
网恋结识“白富美”,婚后半年为其偿还43万债务
在结识王丽之前,景玉生曾有过一段婚姻,并育有一子。2006年1月27日,景玉生在相亲网站上遇到了时年31岁的王丽。景玉生称,王丽自称是湖南某市副市长之女,曾留学英国,从事金融生意。
景玉生大学修读英语专业,后从事外贸生意,因而对王丽顿生好感。二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发生了关系,并在一个月后闪婚。
景玉生说,婚后回门时,他在王丽老家见到了一个三四岁的男孩,与王丽父母一同生活。“王丽此前从没跟我说过她结过婚生过孩子”,景玉生称,当时王丽向其解释:该男孩是她与世界知名财团罗斯柴尔德家族一成员的试管婴儿,因对方的国际金融生意风险颇高,所以将孩子养在王丽老家。
当时已在生意场摸爬滚打多年,景玉生对于这番说辞心存疑惑,但也相信了。并且此后多年里,他还将这名男孩带至南通共同生活。
不过,这一说法遭到王丽和她家人的否认。王丽告诉澎湃新闻,她在与景玉生结婚前,已有两段婚姻,也从未隐瞒婚史,其与前夫所生的儿子也一直喊景玉生“爸爸”,“当时我正处于人生的低谷,他跟我父母说自己身家过亿,当时老家的人都以为我第三次婚姻嫁得很好。”
工商资料显示,景玉生经营的南通太阳城帽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50万元,成立于1999年,主营服装、鞋帽、手套、工艺品制造和销售。婚后不久,景玉生和王丽曾共同贷款70万在湖南老家买下一栋别墅。
半年后,一纸法院寄来的民事判决书打乱了二人的新婚生活。判决书显示,2004年10月,王丽曾以承包湖南某市“农田水利节水灌溉项目”建设工程,急需资金为名,向原告邹某提出借款60万,并承诺在两个月内还清,约定期满后,邹某多次催问,王丽仍未偿还。
景玉生称,妻子曾扬言家底殷实却在外欠债不还,顿生疑窦。即便如此,他仍拿出43万元为王丽还了钱,其余的十多万元,由王丽父母为其偿还。

女子婚内“恋爱”诈骗获刑,前夫不服共债370万

2013年1月,南京溧水县公安局对王丽实施逮捕的通知书。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
妻子与他人“恋爱”被判诈骗罪获刑6年半
景玉生称,2006年10月,在为王丽还清欠款后,他就提出了离婚,但当时王丽已经怀有身孕,便作罢了。当年11月,二人的婚生女出世,但女儿的降临并未能改善二人的关系。
在湖南老家休养一年后,王丽来到上海租房居住,而景玉生则常留南通。也正是在2008年至2012年这段时间里,王丽先后与多名男子以“恋爱”名义交往。
案卷资料显示,2008年末至2009年末,王丽与重庆商人罗某某维持恋爱关系,并从罗某某处获得544.48万元,此案目前仍属在侦状态。
2009年10月至2011年4月,王丽又通过网络结识云南昆明男子刘某某,两人同样建立男女朋友关系,并向刘某某借款总计370万,也是这笔借贷后续引发了夫妻共债争议。
2010年10月至2012年6月,王丽仍以相同方式认识江苏南京男子徐某某,先后从徐某某处获得44万元,后经南京市溧水区法院认定,王丽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
值得一提的是,徐某某得知王丽已婚事实是在二人前往南京当地民政局登记的现场。据当地媒体报道,当时,民政局办事人员使用王丽的户口本办理手续时,警报器发出异响。
调查笔录显示,王丽曾于2012年12月18日供述称,她和徐某某认识并交往后,徐某某曾询问她是否认识人在海外做资金生意,她随口说认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还谎称自己很小就去国外读书。
澎湃新闻注意到,上述三段恋爱关系中有两段还存在重叠,王丽在向徐某某实施诈骗的同时还与刘某某保持着“恋爱关系”。
案卷资料显示,2011年下半年,徐某某曾对王丽产生怀疑,称要报警。王丽在笔录中称,因为害怕被抓便谎称有个“洗钱的局”。“如果做好了能挣很多钱,因为都是编的,说多少钱都记不清了,我记得有上千亿。”这就样,她再次重拾了徐某某的信任,并继续以“做生意需要钱”为由头向徐某某索要钱财。
景玉生告诉澎湃新闻,前述王丽的一名男友罗某某也于2009年底发现了王丽已婚的事实,并要求其还款。澎湃新闻获得一份签订于2010年1月4日的还款协议显示,王丽承诺在1月5日、1月8日前分批还款350万元,作为履约保证,景玉生名下的两套住宅和一处办公场地都将暂时由重庆渝北警方扣押。
值得一提的是,该份协议上有景玉生的签名。景玉生表示,该笔款项还清后,罗某某便未再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