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如果爱情记得青海湖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9日 02:07:18

  

苏一凡不是属于曲麻河的人,林亚茹不用抬头看他就已经知道。
 

  
 

  他的手指太过详细苍白,他的嘴唇太过紫,他的表情太过丰富,他的怜悯太过赤裸露骨、事实证明没错,到一块冰煮成水的功夫,她就知道他来自江南,来这儿还不到一个月。
 

  
 

  他们就是这样相遇的。像所有俗烂的爱情片里惯有的情节,天一定是蔚蓝的,海一定是最缄默神清的可是林亚茹却没有好气地努努最,示意让这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男人坐到一边休息去,然后她抱起一包看上去沉甸甸的书籍,大跨步往里走,像一个熟练的苦力。她在这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行动自如,没半点儿女人的样子。她算女人吗?她在心里忍不住自嘲地想。其时自己都25岁了,连场正经的恋爱都没谈过,全耗在这草原上了。
 

  
 

  诺,他在背后犹犹豫豫的叫住她,指指它的鞋带。
 

  
 

  她低下头去看,已经看不出颜色的鞋带拖在一摊泥水里。她又看了看手上的东西,犹豫了那么一下下,他已经几步走过来来蹲下,帮她挑其鞋带细心地系好。只是,他又一次头晕目眩,仿佛第一天站在这个高原上的感觉。
 

  
 

  林亚茹停滞了一下,然后没有任何表情地走进了这座石头垒起来的小院子。房子里坐着几个表情真挚的孩子,对着墙上那块简陋的黑板。外面防水毛毡搭起的屋顶一角,积住下坠的一汪水,欲滴未滴,风刚一吹过,就轻轻的抖动。
 

  
 

  院子外却是另一番场景,瞎唱的山谷上开着无穷无尽的格桑花,翻过这座山,再过一条河,就能看见草原。
 

  
 

  苏一凡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壮阔的场景击中了,但是头痛、呕吐等高原反应也同样袭击了他。
 

  
 

  事实上,他也没想到自己能走这么远,远到天边,只为逃离家人给他安排好的工作和生活。也是到了草原这所简陋的小学里,他才发现,比起这里的天、这里的水,这些孩子们渴望步入到他所逃离的世界里的眼神,自己之前的事情简直如沧海一粟。
 

  
 

  老师。一个孩子羞涩的扯了扯他的一角,他微微一怔——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可以成为老师。老师,真是一个美好的词汇。苏以凡心里再度升腾起对这片土地、对孩子们的责任感。
 

  
 

  林亚茹俯身冷冷地看着他说:这里不适合伤感,不需要怜悯。石打的教室流水的老师,;来支教的小年轻,来时都很理想主义,走时都很现实主义,唯一留下的,就是林亚茹。
 

  
 

  林亚茹俯身挑着教室门口的那团火,她的语气太像这个傍晚,又冷又冰。他看着火光里她的侧脸,那是一张几乎没有表情的脸。苏一凡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在林亚茹面前,他保持了沉默,他想,他迟早会证明她对于自己的定义是错的,从以开始就是错的。
 

  
 

  苏一凡留了下来,在这个漫长的不见头的冬季里。
 

  
 

  那天他破例放自己一天假,搭上林亚茹的皮卡一起到县里去化缘——这里的冬天太冷了,教室和宿舍里都没有取暖设备,孩子们只能一边追着跑圈圈,一边背单词。
 

  
 

  林亚茹一跺脚,对他说,走!跟我出去趟。他想也没多想,就跳上了林亚茹的车。他其时想和林亚茹多待那么一下下,一分钟也是好的。
 

  
 

  他坐在身边,小皮卡在草原上开得像是跳藏族舞,跌宕起伏,和他的心一样。
 

  
 

  那个冬天还没开始就很漫长。县上所有单位的人都对他们摊摊手说,没有。他相信对方一脸真挚的为绝对不是伪装,学校取暖一年需要20吨煤,这不是个随便什么单位都能拿得出来的小数字。
 

  
 

  煤不能支持,别的可以,现金和各种衣物,不管多少都可以。林亚茹用身体横在对方办公室的门口继续讨价还价。总能有点收获,一二百的现金。极少成多,也能解决点问题。林亚茹点着薄薄的一沓钱对他说。

  

苏一凡觉得有那么点难堪,手脚别扭地挤在那里,没地方放一样。
 

  
 

  接下来的三天,他一改羞涩,总是疾步走在林亚茹前面。每次开口问那些企事业单位捐助的时候,语速非常快,他不想庭下来,好不让林亚茹的声音像刀子一样插进来。
 

  
 

  从艰难羞涩开始,到理直气壮,低眉顺眼。他总算也能要到点钱或者什么了。
 

  
 

  几天下来收获不错,不过她的小皮卡总是闹脾气,走到曲麻县的时候,索性罢工。她连踹了好几脚都不能发动。脸上的汗珠,有一点点阳光的反光。他正看得微微入神,突然听见她问起,他见过青海湖没有?
 

  
 

  车修好后,她破例地带他去了青海湖。
 

  
 

  青海湖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就像林亚茹,是他无法想象来仔细勾勒的一种存在。
 

  
 

  她来到这个鬼地方只是因为小时候参加学校组织的一对一帮扶行动,他帮助了一位青海地区的同龄儿童。
 

  
 

  长大后的她,想来这里看看她的朋友,这一看,就再也走不掉了。
 

  

如果爱情记得青海湖

姑娘如花似玉
他是长得白净的男生,裹在深蓝色的校服里,高高瘦瘦。从来不会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永远都坐得笔直,端正地看书、写卷子,像一棵挺拔的白杨,在高考奋战的日子里,气宇轩昂。
2019年07月19日 02:07:25  情感读本
美丽坏女人,叫我如何不
我开她玩笑,怎么像孙悟空?变得这么快,我都怕自己会爱上你,因为我理想的爱人,就是你这种样子。 我第一次见到海妮的时候,她穿六个洞的牛仔裤,上面挂着许多流苏,上衣是紧
2019年07月19日 02:07:12  情感读本
12岁男孩有了女冤家
宁浩有了女朋友,宁浩有了女朋友。一帮孩子站在角落处大声唱。 宁浩两眼冒火,脏话已经到了嘴边,但还是忍住了,因为王萌萌就在旁边,脸红红的。喂,闭嘴!宁浩回敬一句,我是
2019年07月19日 02:07:07  情感读本
网络爱情,魔鬼还是天使
网络爱情,魔鬼还是天使 感觉真好: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是看了很多网络陷阱故事后才开始和她网恋的,或许我是网恋中的幸运者。一次聚会上,在杂志社工作的老同学郑建刚显得
2019年07月19日 02:07:00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