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将爱逼入绝境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3日 13:59:16

  一
 

  

将爱逼入绝境

  
 

  常俐家境富裕,是个典型的80后,可是做人处事却极其低调,在许多富家女都挖空心思炫富,以此来显示自己高人一等的虚荣心时,她却始终维持着勤俭节约的良好美德。
 

  

将爱逼入绝境

  


将爱逼入绝境

  进入婚恋期后,常俐经历过几段无疾而终的恋情,分手的原因都是男人爱她的背景胜过她本人。即便如此,常俐仍然相信这个世界上真心实意爱她本人的男子存在,为了找寻那么一个男人,她决定为爱走天涯。
 

  
 

  20岁那年,常俐征得父母同意,来到了深圳。之所以要选择深圳,是因为常俐觉得深圳是精英相对集中的地方,每个大型的厂里,都有一批技术和管理精英,只要她应聘到一些大公司里做职员,就有机会接触到那些精英,找到自己的爱情,一家找不到,她还可以辞职去另一家。所以,到深圳后,每进入一家工厂,发现厂里没有自己心仪的男人,常俐就会自动离职,再应聘至另一家,继续找寻真命天子。
 

  
 

  一年后,常俐应聘到一家制衣厂里做文员,与一个叫席源的车间主任一见钟情,并迅速堕入爱河。
 

  
 

  席源比常俐大两岁,是大学毕业后南下深圳的内地男子。
 

  
 

  常俐告诉席源,她自幼父母双亡,从见到他的那刻起,她就将他当成了家人。
 

  
 

  席源曾经被几个嫌弃他穷的女生抛弃过,所以,他非常痛恨拜金的女子,与常俐交往后,他发觉常俐对物质和金钱看得非常淡,是他喜欢的高尚女子,他也希望与常俐的爱情能修成正果,所以,他对常俐非常体贴和疼惜。
 

  
 

  常俐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将自己视若珍宝的男人,然而,就在她决定把自己的终生托付给席源时,她想起了过去的那些男人得知自己是富家女后的嘴脸,固有的猜忌就抬起了头,她觉得完全有必要试探一下席源:在钱与自己之间,席源更爱谁?
 

  
 

  思来想去,常俐决定装一回大病,她想,如果得知自己患了重病,席源还一如既往地爱自己,并且不吝钱财地为她治疗,那么,他就是值得自己嫁的好男人,否则,她再爱他,也只能挥泪告别,再觅真爱。
 

  
 

  二
 

  
 

  常俐把自己与席源的恋情,以及自己想试探爱情的事,告诉了妈妈。与大多数有钱人一样没有安全感,妈妈也背负着被未来女婿盘算的心理负担,所以,她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大力支持,还让常俐去找自己在深圳某医院脑外科就职的朋友张明浩。常俐找到张明浩后,张明浩当即就告诉了她一个试探席源的方法。
 

  
 

  从第二天开始,常俐与席源在一起时,常装出一副头痛欲裂的样子,席源要带她上医院检查,她都会因为怕花钱,任由病痛折磨。
 

  
 

  一天,常俐故意将手机遗落在席源的宿舍后,张明浩就不停地拨打她的手机,席源只得接听电话,由此知道了:常俐脑内的肿瘤已经有了扩散的迹象,如果再不动手术,就只有等死了……
 

  
 

  席源得知常俐需要做手术后,更加心疼她了,不但强迫她辞去了工作,还硬将她送进了医院,并且毫不犹豫地从银行里将自己的两万余元积蓄悉数取出。当席源到收费处交款时,常俐原本是想就此结束测试,阻止席源交款的,却被张明浩阻止了。张明浩对常俐说:现在结束试探还为时尚早,只有你的病将席源逼到了生存的绝境,他还对你不离不弃,那才能证明他百分之百爱你。
 

  
 

  常俐觉得张明浩的话很有道理,便决定继续把这出戏演下去。
 

  
 

  当天,张明浩来查房时,席源找张明浩确定手术日期,张明浩故意问他:交了多少押金?席源说:两万。张明浩说:再交5万后,随时都可以做。
 

  
 

  这时,常俐连忙从病床上坐起来,做出一副害怕花钱、要求立即出院的样子。
 

  
 

  席源将常俐按到床上,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只要能治好她的病,他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但是,常俐知道老家在边远农村的席源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筹到5万元钱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常俐很想看看,在席源筹不到钱时,他会不会从这场无望的爱情里逃走。
 

  
 

  而席源对爱情的执著,再一次让常俐感动无比,因为在席源筹款的那些日子,常俐从跟踪他的人口中得知,他居然多次卖血。
 

  
 

  按理说,常俐完全可以结束这场情感测试,然而,就像人对金钱的欲望永远得不到满足一样,常俐对席源爱情的测试欲望也在膨胀。席源对待金钱的态度经受住了考验后,常俐又想试探他对女人的抵抗力。
 

  
 

  常俐明白,像席源这种重情重义的男人,最不能抵抗的女子不是风骚蚀骨的风尘女,而是把自己放在心里的女子,因为他辜负不起那份深情。比如:厂人事部的古小竹,她暗恋席源是公开的秘密了,常俐相信如果不是自己比古小竹早进厂一个月,如果不是自己先入为主,席源与古小竹一定会成为情侣。所以,常俐决定邀请古小竹进入他们的生活,她想看看席源在同时面对活色生香的有情人和病入膏肓的旧爱时,会不会有所动摇,或者会不会因为受不了禁欲的煎熬而出轨。
 

  
 

  这天,席源正在病房里给常俐喂饭,张明浩走进来,问他们做手术的钱筹够了没有?他们交到医院的钱已用得差不多了,如果再不交做手术的钱的话,她就得出院。
 

  
 

  席源知道,不尽快手术,常俐脑内的癌细胞就会扩散,她将会被疼痛折磨至死,而自己又是那么没有用,连区区几万元都凑不够。所以,张明浩一走,席源就将常俐揽进怀里,失声痛哭,边哭边骂自己无用。
 

  
 

  常俐心里乐滋滋的,她安慰席源说,能在生命的尽头,收获这么至真至纯的爱情,她死也瞑目了,只是在她死前,她想要找一个人来代替自己照顾席源。她知道厂人事部的古小竹一直都暗恋着他,如果在她死以前,能看到他们俩人牵手,她便了无遗憾了。
 

  
 

  席源劝她不要胡思乱想,说,他还会想办法筹钱,治好她的病。
 

  
 

  三
 

  
 

  几天后,由于席源没能筹到手术费,常俐被迫出院,住进了席源在厂附近为她租的一处廉价出租屋。
 

  
 

  当天晚上,常俐就打电话给古小竹,将自己的病情和想法都告诉了她。
 

  
 

  自从不可自拔地暗恋上席源那天起,古小竹就期望有朝一日,常俐能自动离开席源。听闻常俐进了医院,古小竹也偷偷地臆想过常俐最好能死于重症,自己好乘虚而入。所以,当听到常俐要把席源托付给自己时,古小竹兴奋无比,但是,她还是在假意推辞了一番后,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第二天,常俐又说服了席源满足自己的临终遗愿。可当古小竹应邀到达出租屋时,让两个女人都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席源居然向古小竹跪下,求她借钱给他,让常俐动手术,让她好好地活下去。
 

  
 

  常俐觉得自己如果再试下去,就没有意义了,但是,看着古小竹掩面而泣、黯然逃离他们的出租屋后,席源用头去撞墙的样子,常俐又觉得此刻绝对不是揭露真相的时机,因为她的重症,对于席源来讲,完全是一场骗局,要揭示真相,是需要合适的时机的。
 

  
 

  常俐在选择最佳时机向席源讲出真相的日子,古小竹也在该不该借钱给席源治病这件事上挣扎。借钱给席源吧,常俐有钱做手术了,就能活下去,自己只能将席源藏在心底;不借吧,常俐因为无钱医治而死亡,席源会把自己当成是见死不救的薄情人。
 

  
 

  左思右想后,古小竹还是决定借钱给席源,因为她觉得如果遂了席源的心愿,席源肯定会念她的好,男人一旦念起女人的好,很多意想不到的事都会发生,她希望能与席源发生点什么。
 

  
 

  古小竹打定了借钱给席源的主意后,又觉得让席源看到她为了帮常俐筹救命钱,不遗余力,而且筹钱的路越曲折,席源对她的印象就会越好。
 

  
 

  一开始,古小竹想把自己的钱交给老乡,再由她与席源一起去向老乡借,后来,她觉得这样做,会让老乡觉得她虚伪,就想到了另一个更能感动席源的筹钱方法。3天后,古小竹找到席源,说她被他对常俐的真情感动,她也很想借钱给他,不为得到他,只为救活他所爱的人,不让他的生命留下遗憾,只是她自己没有钱,但是,她有一个冒风险的筹钱路子:她在负责办理员工保险时,为公司的女职工买过生育保险,只要公司某个女职工生孩子了,就可以持本人和公司的相关证明到社会机构领取生育津贴,报销生育医疗费。所以,席源可以去医院找一个自付医疗费的产妇,用钱买下她在医院生产时的一切报销单据就行。席源兴奋无比,但他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常俐,他想给她一个惊喜。随后,席源按照古小竹交代的方法,用500元钱,换取了一个产妇在医院生育的全部单据后,古小竹伪造了一份那个产妇在公司的资料,带着公司的证明文件,到了保险公司。很快,共计6万多元的医疗报销和生育补贴就打到了古小竹提供的公司账户上。而古小竹就将钱悉数取出,交给了席源。
 

  
 

  四
 

  
 

  当常俐得知席源连续几日没去看她,是去筹救命钱后,她喜极而泣。
 

  
 

  金钱和女人的测试,席源都通过了,常俐觉得向席源揭开真相的时刻到了。但是,她仍然怕席源会接受不了自己的情感试探,所以,在说出真相以前,她要席源保证: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原谅她。
 

  
 

  席源同意了,然而,当他压抑住愤怒,听完常俐揭示的真相后,还是咆哮起来,斥责常俐把他当猴耍,把他当贼防……
 

  
 

  席源不再见常俐,也不接她的电话,常俐因为辞了职,不能随意进入厂区,所以,只能到厂门口等席源出来。
 

  
 

  常俐连日在厂门外焦急地徘徊,让古小竹猜出了端倪。
 

  
 

  自从古小竹冒着风险,利用保险的政策漏洞帮席源筹钱那天起,席源就觉得古小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儿,所以,当古小竹问他时,他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古小竹知道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后,她以安慰者的身份走进了席源的生活,并迅速用柔情俘虏了心灵受创的席源。一天晚上,趁席源宿舍无他人,古小竹主动吻上他,并顺势将他压到了床上……
 

  
 

  事后,古小竹发现席源虽然要了她,心里装的还是常俐。她终于明白常俐虽然触犯了席源的男人底线,但他内心深处还是爱她的,所以,她很快想到了一个让常俐和席源彻底决裂的方法。
 

  
 

  不久,古小竹对常俐展开了蜜糖攻势,常俐也进入了她的圈套,向她讨要让席源消气的方法,古小竹向她献上妙计:你父母那么有钱,你干脆给他银行卡里打几十万,让他看到了你的诚意,他的气自然就消了。
 

  
 

  常俐觉得用钱的方式有些不合适,但是,那时,她找不到更好的方式,于是,她决定孤注一掷,她向母亲说明了一切。可当常俐发信息告诉席源,她妈妈向他卡里存了20万元时,席源觉得常俐是在用钱践踏他的尊严,他气愤到了极点,再加上古小竹也在旁边说一些诸如有钱人就这样,以为钱可以搞定一切,以为我们这些穷人的感情都可以用钱来买的话,让席源对常俐仅有的情感都被那笔钱扼杀掉了。
 

  
 

  第二天,席源与古小竹手牵手,主动出现在常俐面前,不但把那张存了20万元的卡交给了她,还向她宣告了他们年底结婚的消息。常俐此时才看清了古小竹这个蜜糖的真面目,也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永远地失去席源。她不能失去席源,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席源对她的呵护和疼爱,她确信自己再也找不到像席源那么情深意重的男人了,所以,她不能放手,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都要争取挽回席源。
 

  
 

  为了有与席源说话的机会,常俐不再默默地等待,而是在厂门口大闹,直到席源出来。
 

  
 

  而每次席源出来,古小竹都会黏着他,根本不给常俐与席源独处的机会,弄得每次见面都像谈判,而且每次谈判,席源都是我是个穷光蛋,但穷得有骨气,不想沾染有钱人,所以,不适合娶你这样的富家女做老婆这几句话。
 

  
 

  屡次谈判后,常俐从席源决绝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希望,她绝望了,她无法相信一个曾经视自己为一切的男人无法原谅自己的一场情感试探,于是,常俐很自然地认为席源的绝情是古小竹这个女人的功劳,所以,她将仇恨转向古小竹,觉得自己杀她千遍也不解恨。
 

  
 

  这天,常俐打电话给古小竹,说想找她单独谈最后一次。古小竹也想尽快让常俐死心,就答应了到她的出租屋里谈最后一次。
 

  
 

  在出租屋里,两个女人围绕着到底谁才是席源最爱的女人争吵,互不示弱,常俐说要找一个方法来证明,古小竹也同意。
 

  
 

  常俐指着横梁上的两条绳子(出租屋是那种有横梁的老房子),说,你现在打电话给席源,就说我们俩人打起来了,让他立即过来,估计他快到以前,我们一起上吊,他先救下谁,就表明他心里最爱的是谁。
 

  
 

  古小竹虽然没有把握席源会先救自己,但想到自己也可以通过这次死亡赌博,看看席源到底有没有对常俐死心,就欣然答应了。然后,她打通了席源的电话。
 

  
 

  席源听说两个女人打了起来,急切地说立即赶到。
 

  
 

  但是,当席源赶往出租屋的路上,却被常俐事先收买好的人骑着的摩托车不小心撞伤了,还硬要为他负责任,将他拖到了附近的诊所包扎。
 

  
 

  由于从厂里到出租屋仅需不到10分钟时间,所以,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常俐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主动搬起凳子,走到一条死亡绳下,又踩上凳子,把头往绳套上一放。然后,半挑衅半激将地问古小竹:你是不是怕席源先救下我,自己受到伤害,所以,不敢上来?
 

  
 

  古小竹哪里禁得住常俐的奚落,她想席源也快到了,就做出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学着常俐那样,将头往绳套上一放,看到常俐蹬掉了凳子,她也蹬掉了凳子。然而,就在古小竹蹬掉凳子那刻,常俐却解开了自己所拴的活套,从绳套上跳了下来,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眼睁睁地看着古小竹挣扎、扑腾,直至死亡。
 

  
 

  爱的对手死了,而常俐的人生之路也到了一个死胡同……

爱过受伤了,幸福快乐了
多年之前的一个黄昏,我们偶尔的相遇。让我们彼此爱上了对方,那是一见钟情的感觉,我们爱的如痴如醉。多少个日子相携相伴从黎明到黄昏,我们幸福快乐着。从没有想未来如何,
2019年07月23日 13:59:25  情感读本
情书—一份错过的爱恋
校园广播声:中文系09级五班静美 有人为你点了一首《情书》送给你 他的留言是 你知道我每天都写一份情书给你 只是一直没有勇气给你。 留了几个学期的字体,变得特别稚气, 可是
2019年07月23日 13:59:06  情感读本
埋葬的幸福
为了亲情我代替妹妹做新娘{一} 那是3月份的一个下午妈妈打来电话,说妹妹要结婚了叫我回家。听到这个消息我既惊讶又欣喜。没想到我这个淘气小妹要赶在我前面了。我连恋爱还没谈
2019年07月23日 13:58:59  情感读本
幸福的发卡
安七七在踏进尹瑞高中时就开始住校,今年她已高三。 最近女生宿舍来了个收废品的阿姨,她经常坐在台阶上。每当安七七和韩小朵路过她身边时,大妈都要用那地道的方言问上一句:
2019年07月23日 13:58:51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