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听妈妈讲新民老街的故事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2日 04:47:41

听妈妈讲新民老街的故事

听妈妈讲新民老街的故事

年轻时的罗帮兰。 毕庆丰提供

三峡晚报全媒记者 欧阳慧 通讯员孙昌伟

在宜昌老城区新民街一带,老居民提起新民街居委会老主任罗帮兰,都会竖起大拇指。

在儿子毕庆丰的记忆里,母亲罗帮兰一心扑在工作上,操心着居民们的家长里短、生老病死,家里的事儿却很少操心,他与几个兄弟姐妹基本上都是“自由生长”。

昨日,记者随毕庆丰与几位新民街的老街坊,来到西陵区墨池苑小区,看望老主任罗帮兰。年届96岁的她,精神矍铄,思维清晰,不戴老花眼镜阅读《三峡晚报》。与老街坊谈起往事,声音洪亮,眼睛放光,仿佛回到六七十年前。

新民街旧名二架牌坊,曾是老宜昌的商业街

1952年,28岁的罗帮兰来到新组建的新民街居委会,搞居民工作。最初的职务是治安主任。

罗帮兰说:“新民街解放前叫二架牌坊,老街全长350米,一家挨一家全是商铺。有瑞祥、泰丰等20多家布匹店铺,孙万丰、杨全兴等10余家山货铺,老凤祥、天宝成等近10家银楼,此外还有百货铺、药店诊所、餐饮店等。”

解放后,二架牌坊更名为新民街,经过民主改革、公私合营,私营业主走上了集体合作化的道路,老街一改旧貌,成为居民区。这条老街的北段,抗战时期遭日军轰炸,损毁严重,解放后拓宽改造,形成了北宽南窄棒槌状街区。

当时,宜昌县众多的单位和机关设在新民街、鼓楼街,如宜昌县药材公司、县俱乐部、县食品公司、县土产公司、县文工团、县新华印刷厂、县招待所等。“1958年前后,俱乐部经常举办舞会。舞会不收钱,跳舞的人蛮多。清早或晚上,可以听到文工团员练琴、吊嗓子。”说到这里,罗帮兰笑了。

居委会上管天下管地,还管两口子扯皮斗气

罗帮兰说,当年,居委会的工作重大而且繁琐。大到宣传国家政策,开展各种活动,管理社会治安,帮助困难居民。小到处理邻里纠纷,调解夫妻矛盾。有人说,居委会权力大,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两口子扯皮斗气,这话还真不假。

毕庆丰从小就生活在新民街上。“我家就在居委会楼上,每天都能看到居委会人来人往,热闹得很,居民们的大事小情都要找到居委会。”回忆起当年,年过六旬的毕庆丰记忆犹新。

抗美援朝时,部分官兵在宜昌集结北上,居委会安排部队入住居民家,居民们做好饭菜,集中送到居委会,再送到军营,协助政府解决了入朝部队的住宿、吃饭问题。

罗帮兰说,居委会就是管理一个小社会,不仅要管理辖区的社会治安,还管着辖区居民毕业、就业、招工、当兵等各类事务,居民出门要找居委会开证明,居民入党、入团要去居委会了解情况,辖区的各类劳释人员每天还要去居委会报到,汇报思想动态。

在毕庆丰的记忆中,母亲总是忙忙碌碌,不仅白天忙,夜晚也不得闲,常常有人在深更半夜,敲居委会的门,诉说邻里矛盾或家庭纠纷。每到这时,罗帮兰就得充当法官或和事佬,化解这些矛盾与纠纷。

除了完成上级部署的工作,扶贫帮困也是居委会一项重要的工作。1956年全国实现公私合营,部分工商业者因种种原因,失去了工作,家庭陷入赤贫。原严茂记绸缎铺老板严文茂,失了业,一家六口人,吃饭成了大问题。罗帮兰想方设法将严文茂的妻子推荐到宜昌针织厂当了工人,还为严家争取到卖冰棒的手续,帮助严家度过最困难的时期。

最初在居委会工作,罗帮兰他们基本上是没有工资的,后来才有了45.5元工资,分给三位主任,每人15元,正主任多0.5元。几年后,原主任刘钰调任制线合作社负责人,罗帮兰由治安主任转为正主任,薪金在原来的15元的基础上,增加了5角钱。“那时候的钱可值钱呢,15元可以买100多斤大米呢!”罗帮兰说。

解决闲散人员就业,居委会办起街道工厂

上世纪70年代,为解决居民就业问题,新民街居委会利用闲置的厂房,找针织厂要来淘汰的设备,办起了织带厂,从此,罗帮兰又多了一个头衔:兼任宜昌织带厂厂长、党支部书记。

居委会从宜昌针织厂聘请师傅,带领几名工人,生产出芝麻绳,安排了转业军人王某的家属向立元、家庭妇女汪世英等10多人。家庭生活困难、无经济来源的黄婆婆,来到厂里导纱,从此,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再也不为柴米油盐发愁了。

单亲妈妈口述:性成熟儿
甘肃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由甘肃日报社主办,是经国务院新闻办批准的甘肃第一家重点新闻网站,提
2020年02月14日 20:51:33  情感读本
费英英:我是1500多名孤
深圳新闻网是立足深圳、辐射全国的综合性区域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新闻、视频、博客、房产、汽车、财经、健康、
2020年01月05日 19:28:20  情感读本
口述故事:单身妈妈为了
单身妈妈邂逅爱情:为了孩子忍痛放弃幸福婚姻
2019年11月10日 19:22:29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