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07:44:16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横断歩道》内页)
轮到你了:作为一位独立摄影师、摄影书出品人。白杉在近些年先后出品过《31》、《永珍》等摄影书作品。而最近,他则带着他的新作《横断歩道》归来。随着《横断歩道》发布,这本“神秘”的摄影书勾起了许多人的兴趣。本期轮到你了很荣幸邀请到了白杉老师进行访谈,我们将带着你的疑问,探寻《横断歩道》背后的秘密。
永珍
白杉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在我妈住的地方,直线往北几公里,是正在建设中的临沂高铁北站。预计2019年通车。“以后我从北京回家只需两小时。”兴奋的告诉她。“你要回家发展,从这里去外面的时间不也一样吗?”我突然沉默了。
2018年春节期间,她查出慢性胃炎。饭菜口味偏重的她,必须从饮食上戒口。“我身体好好的,也是给你减轻负担。”她说。
我在家一共呆了27天。毕业后,第一次在家过元宵节。“你要在家这样多好。”但转念又说,你还是按照你的想法做吧。我和她,总是聚少离多。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我曾不止一次像她劝我尽快结婚一样劝她“黄昏恋”。每当这时,她都会说再好的人,也不是你爸了。在日记里,她反复提及父亲:念恨思。
“但我怎么都不记得你爸的模样了。”
“你是思念过度。”
我在她卧室抽屉里的日记本上,看到他们的合影,剪开了,又粘上。她想忘记他,却又止不住思念。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村子2009年开始拆迁。2013年母亲住上楼。今年本命年的母亲,感叹身体大不如以前。
“以前,我还能在工地扛着钢管,现在都不敢想。“她艰难的脱上衣,旧膏药的痕迹还未消退,新的膏药又贴上了。有一天,她突然说自己是空巢老人。“你把我以后送养老院吧”。
“福兮祸兮,都要珍惜;失去的皆已失去,得到的未必永存。”母亲在日记里这么写道。从她的日记中,我又重新认识了她。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从2004年末,父亲因病去世后至今,给她拍摄了2万多张照片。今年要给她做一本摄影集——《永珍》,而书名,就来源她的名字:杨永珍。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2004年白杉的父亲因病去世,从那以后,他开始拍摄自己的母亲和家。现在已经超过了3万张照片。在与母亲同名的摄影书《永珍》中,艺术家将旧家庭照片、自己的快照与母亲日记中手写的片段进行匹配。《永珍》的怡人尺寸和不引人注目的审美特征,参考了母亲原始的日记本。作为亲密家庭的成员之一,艺术家对文本与图像进行筛选、编目、配对。这样的编辑过程使摄影书呈现出了一种双视角叙述———艺术家的镜头和母亲的文字独白,它具有独特的私密性,又引发了广泛共鸣。
——2018新锐摄影奖上海PHOTOFARIS展出导语

31
白杉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见了很多人。与不同的人讲述那些故事,产生了不同的版本......我总觉得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这些与我私人有关的影像类似一个记忆的切口,连接着未来与过往......有的记忆留在了口述里,落在纸面上的又夹杂了遗憾。这一年,我31。生活不过如此,彼得此失......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31》是一本完成度很高的自制摄影书,白杉将摄影书视为可移动的展览,他选择了印刷的方式,希望作品有多个分身,到达不同的读者。照片天生具有的传播属性与捧在手心的亲密感觉,都在这本书中得以充分利用。摄影师本人独立完成了书的印制,摄影作品在纸张上有较好的呈现效果,图片节奏的控制也让阅读保持流畅。整本书都采用对开页设计,摄影师的个人情绪伴随着浓郁的黑白色调似乎时刻想要从纸面溢出,却又被一道白边收住,回应了作者想要讲述的在31岁这个年纪的生命体验。
——第二届中国摄影图书榜评委任悦老师的评语

和白杉的对谈

(轮=轮到你了,白=白杉)
轮:我注意到你新发布的摄影集《横断歩道》的封面非常特别,请问为什么以“乌鸦屎”这张图案作为摄影集的封面呢?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白:在我筹备编辑摄影集的初期,曾考虑以什么样的形式或图案做封面。优先想到的就是乌鸦拉的这坨屎,就没再改动,最终定了它。这个不规则状的图案,散落在人行道上(日语叫:横断歩道),形成了独特有趣的肌理。
《横断歩道》这本摄影集是旅日19天的观看。我的旅行体验带给我的感受是日本是一个严谨、秩序的国家。到处可见“规则”在生活里面的渗透。这一坨肆意的鸟屎,放在摄影集节奏里,它似乎在打破某种秩序感。就像我本人一样,很多时候也在试图进行自我的一些突破。在这本摄影集的叙述里,表达的不是街拍或旅行视觉猎奇。最终是回到了关于自身的对话,在都市里面进行穿梭,讨论那一层层欲望和情绪延伸下的人的状态:反复着的迷茫和宁静。
这本摄影集印刷后,我采用了很多不规则的“破坏”手法:根据照片内容本身的轮廓,依循前后页的关联,以弧形、圆、斜切、梯形、长条形等进行裁切,形成“错位”的阅读空间。这种不规则裁剪后得到的照片,也呼应了封面那坨鸟屎,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

(《横断歩道》封面)
轮: 你采用了裁剪、错位的方式让普通的照片产生了多重的阅读空间。请问是如何想到这样的设计的?

白杉:没感情的照片,是风景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