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户外救援队长口述:见惯生死,不敢小看任何一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4日 13:02:40

“这些年来,参加了那么多户外探险,还有70多次户外救援。再次上路,我不敢再小看任何一座山,不敢小看任何一次户外活动。”

口述|安少华

记者|艾江涛

去年夏天,在穿越乌孙古道前,我曾在乌鲁木齐专门请教了这条线路的开拓者安少华。在国内户外探险和救援领域,“老安”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名字。40岁才进入户外领域的他,不但亲自带队探出多条经典徒步线路,还成立了在户外圈很有影响的网站“西盟空间”,极大地带动了国内户外运动的发展。老安的登山之路更为神奇,用他自己的话说,只有两步:2005年,登顶慕士塔格峰;2007年,从北坡登顶珠峰。

户外救援队长口述:见惯生死,不敢小看任何一

乌孙古道上的雪山。2008年,老安探路成功之后,这条线路已成为徒步圈的经典线路(黄宇 摄)

长期的户外活动,让他深深意识到山野中随时潜伏的危险。2011年,他辞职一年后,带队组建了新疆蓝天救援队,致力于户外救援与防灾减灾知识的宣讲。经过近10年的发展,新疆蓝天救援队已发展为一支拥有14支遍布各州市的支队、400多名成员的庞大队伍。

每次联系上老安,他要么刚刚参加户外活动或救援回来,要么就是即将出发。电话里,他告诉我,今年春节期间,还和队员一起在“冬狼”线拉练。作为救援队员,他们需要保持训练量,为随时可能到来的救援做好准备。

“脚下要干净,每一步踏实了再走。”在户外,到处充满了不确定的风险,每个细节都不容马虎。老安的经验,来自于他近20年无数次在生死面前的亲身体会。

以下是老安的口述故事。

珠峰北坡的意外

2003年,我开始户外徒步线路的探路,那时候线路少,探了很多乌鲁木齐、伊犁周围的线路。2005年,我爬了海拔7546米的“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按照常规应该20天登顶,结果我11天就上去了。2007年,刚好有个机会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爬珠峰。那次登顶也很顺利,但在下山途中遇到了麻烦,就像杨春风说的:“登顶只成功了一半,关键是下撤,安全地下撤才是成功的另一半。”杨春风是和我一起登珠峰的队友,2013年在巴基斯坦攀登世界第九高峰南伽峰时,在恐怖袭击中遇害。

在我们下到7790米的C2营地时,队员任子祥出现了体力严重透支、缺氧的情况。我们在营地足足等了他3个多小时,直到18点50分,他才在两名夏尔巴协作的搀扶下走进帐篷,我和另外一名队员张京川问了他几次怎么回事,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们知道下撤到7028米的C1营地已不可能,要在高海拔的C2营地住一晚。

在帐篷内点起炉子,用雪水煮了一锅咖啡,又吃了一点夏尔巴人带来的饼干,我们才缓过来,任子祥也能说话了。这才知道,原来他一直跟在我们后面走,在距离营地不远的地方休息时,才发现自己的氧气没了。可他已经没有力气起身,只好大喊张京川和我的名字。我们那会儿正在帐篷里发抖,没有听见,结果他等了两个小时才遇到夏尔巴协作。缺氧、寒冷和体能透支,差点要了他的命。

大家躺下后,我一个人还在思前想后,后悔没有让我来断后。后来总算睡着了,睡一会儿醒一会儿,4点时我突然被一种声音惊醒,原来任子祥正在那儿抽搐。我打开头灯,喊了他两声,没有反应,再看他的氧气压力表,已经到零了。我一下明白他的氧气用完了,后来才知道夏尔巴向导给他换的氧气罐,是别人用过剩下的,本来就不多。我立即把他的氧气面罩取下,把自己的氧气面罩给他戴上。两三分钟后他停止了抽搐,睡着了。

没有氧气,我感觉更冷了。一个多小时后,浑身发抖,觉得自己不行了,记不清是喊还是呻吟,模模糊糊好像看见张京川在叫我。等我再醒来,已经是早上7点,第一眼看到张京川坐在那里,泪流满面。我发现自己戴着他的氧气面罩,他却没有,我知道是他救了我,他也知道是我救了任子祥。我们就这样,3个人轮流用氧气,度过了一晚,天亮后在旁边帐篷搜集到几个没用完的氧气罐,坚持着下了山。那天早上,我们仨在山上就结拜为兄弟。

珠峰回来后,我出了点儿名。新疆的户外运动也慢慢发展起来了,全国各地来徒步的人多起来。由于好多线路都是我探出来的,有地方出了点儿事,他们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救援。

我的第一次户外救援,就在夏特古道。2010年,4个在网上组队的驴友进入夏特古道。结果在第二天,其中一个因为拉肚子,体力跟不上,落在了后面。那天刚好下了雪,冰川上雾大,又没有路,他就不敢走了,想原路返回。那3个人等了几小时不见人来,就往前走了。他们成功穿越后,打那个朋友的电话,发现手机没信号,就怀疑他没有出来。这已是他失踪的第五天了。

接到电话,我叫了几个经常一起玩户外的人,判断他应该在靠伊犁这边,就从昭苏赶紧进去。花一天时间到了冰川,没有找到。往回走的时候,我们3个人分成两路,沿着两条沟往前搜索。结果在偏离主路的一条沟里发现了他。看见他时,他把睡袋披在身上,精神已经有点崩溃,只是问我们要吃的。这已经是他失踪的第八天,这个人比较聪明,把剩下的食物分成10份,每天吃一份,才坚持到现在;另外他没有乱走,原地死等,否则就不好找了。

救出来后,我们就再没有联系。我搞户外救援这么多年,发现被救的人,几乎都不再和我们联系,是什么心理,我一直琢磨不透。

见惯生死,更懂敬畏与珍惜

对我来说,救援属于业余。我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手下有20多人,平时也挺忙。但灾难是不确定的。好几次我记得特别清楚,我正在公司给员工开会,救援电话就来了。没有办法,只能把会议停了,整个人的思维马上转到救援,因为时间就是生命。

大佬登珠峰往事:女老板
文 | AI财经社 叶旻尔 编 | 明萱 每年的5月份是攀登珠峰的好季节,由于天气晴朗、登山者激增,导致珠峰出现多次“交通堵塞”。 仅当地时间5月22日一天,就有超过200位登山者从珠峰
2020年01月28日 05:14:07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