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错出的姻缘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2日 10:43:34

  

我把自行车放进车棚,便往家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里电话铃声响个不停。一定是来自德里妈妈的电话!我想。我赶紧开门去接电话。

  

  

由于不习惯用手机,妈妈从来不打我的手机。通常,她只是周日才给我打电话。可今天刚周五,会是什么原因让她这时打电话呢?

  

  

斯瓦蒂,你好吗?电话中,妈妈一如既往关心地问道,但嗓子听起来有点沙哑。

  

  

我一切都好,妈妈。我一边与她说话,一边打开冰箱,倒了一杯我最喜欢喝的橘汁。

  

  

斯瓦蒂,帮我一个忙。苏玛阿姨给我送来一张今天晚上的请柬,她侄子今天晚上举行婚礼。当我表示不能前往时,她坚持让你去参加。你就替我去出席一下吧。苏玛阿姨也去,你不会遇到什么问题的。妈妈像往常一样委婉地向我施压。

  

  

可妈妈……

  

  

请一定去,斯瓦蒂。你到晨奈后,是苏玛阿姨帮你找到了新的工作,可不要说不去。你记一下婚礼的地址,就在考亚姆拜德市场附近的尼赫鲁大街上,举行婚礼的地方叫玫瑰园。另外……她转换到另一个话题。

  

  

我对妈妈是非常了解的,凡是她吩咐的事情,只能服从,不能拒绝。

  

  

我从花店买了一束花,准备送给新娘新郎。我不想骑自行车去,因为路上的污染会把我喜欢的黑色薄绸纱丽弄脏。在与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之后,司机同意200卢比把我从住地送到考亚姆拜德市场。

  

  

很快,我们就到达考亚姆拜德市场,司机问我婚礼的具体地址。我说在尼赫鲁大街的玫瑰园。由于那条街上有很多婚礼场所,要找到我要出席的玫瑰园并不容易。

  

  

就在我不知所措时,出租车司机问我新娘新郎叫什么名字。他说只要知道他们的名字,就可以很容易地从门口的装饰板上找到。可我太傻了,我连新娘新郎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让司机向附近的店主打听打听。于是,司机在一家药店前把车停下,询问了一下店主。他回到车上说:就在附近了。他一直把我拉到婚礼现场。

  

  

我拿上花束走进婚礼大厅。我在灯火辉煌和装饰华丽的大厅里寻找着苏玛阿姨。当我怎么找也没找到她时,我开始有点紧张和不安。我先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婚礼很快就要开始了,我却一直没有看到苏玛阿姨,我决定打她的手机。可我发现我的手机里没有她的号码。我心里暗暗责怪起妈妈,都是她让我如此尴尬。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快8:30了。最后,我冒昧地加入到祝贺新娘新郎的队伍。我将向新娘新郎介绍我是苏玛阿姨的朋友。

  

  

在我走上台阶时,不小心把花束掉在了地上。

  

  

给你。一位年轻小伙捡起花束递给我,犹如向心上人求婚。只见小伙个头高高,英俊帅气。

  

  

就在我抬头看他时,他问:你是加雅的朋友吗?

  

  

不是,实际上我是来自新郎一方。苏玛阿姨是我们家的朋友。我说出苏玛阿姨的名字,是希望能从年轻小伙那儿得到认可。

  

  

哦,是这样啊,你可以去向新娘新郎打招呼,并在这里用餐。他有礼貌地对我说。

  

  

错出的姻缘

上一篇:等你

下一篇:最悲情的一吻

最悲情的一吻
别人的初吻是羞涩的、甜蜜的、刻骨铭心的,而我的初吻是惨烈的、悲恸的、惊心动魄的。 我原本是个实足的保守型的书呆子。新型人类没进大学就谈过恋爱,大学期间就公开同居,甚
2019年10月12日 10:43:44  情感读本
等你
汪洋大学毕业后到江源县人民医院当了一名医生,工作还不到半年,就得到了两个姑娘的青睐。 一个是五官科医师葛丽丽,另一个叫杨玉杰,外科护士长。面对两个姑娘的爱情攻势,汪
2019年10月12日 10:43:25  情感读本
真爱无言
他和她同系,但是并不相识。然而,一次班级联谊晚会,他两不仅相互认识了,且彼此一见钟情,私下里彼此私定终身。然而,对于他们的爱情,她的父母并不赞同,且强烈的反对着,
2019年10月11日 11:04:51  情感读本
莫桑,分手
我想一梦千年/往事沉淀/若,你是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那么,请允许我/深深地眷念 选自《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一段感情的开始,总让人始料未及,而一段感情的结束,却总是理所当
2019年10月11日 11:04:42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