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谁动了我的奶罩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0日 16:55:16

  

一、王小兰

  

王小兰离过婚,亲戚朋友都在外地。

  

王小兰没生过孩子,身材很凹凸有致,丰腴动人。

  

王小兰是个妓女。

  

王小兰站在街拐角的地方,华丽的旗袍开着华丽的叉,那叉一直叉到了大腿根,风一吹,旗袍就飘了起来,就露出了王小兰穿着丝袜的大腿。王小兰站那儿不说一句话,等着有人来问价。

  

王小兰是属于白天工厂上班,夜晚街头兼职的那种,没有妈咪,也没人提成。客人给多少,自己就装多少。她觉得,单干最实惠。

  

女人总是有过伤心的往事,才会走上一条不归路。王小兰曾经的男人是个赌徒,还在外面养女人。男人把王小兰的存款折腾光了,然后躲进了那个小三的家里再也不回来了,后来离婚了,那男人还死皮赖脸的上门讨过性服务,王小兰说你滚,不然我把你老二一口咬下来。那男人就再没来过。

  

后来厂里的姐妹给王小兰介绍过对象,对方也是个离过婚的,人挺老实。那时候王小兰还没做妓女,就想着不如和这男人成了得了,以后也有个互相照应。没成想,双方刚表露了心迹,那男人就出车祸死了。自那以后王小兰就再没谈过恋爱。再后来,厂里效益不好,职工工资也拿不到多少,王小兰觉得该找个事做了。有一次半晚上她站在路口等公交车,结果有人就问她做生意不。她知道什么意思,她没回答,也没理睬。那男人说,我给你500,睡一晚上.王小兰动了心,500元差不多等于自己一个月工资了。

  

王小兰带着男人七拐八拐拐进了自己住的陈旧公寓。那天晚上,王小兰被折腾了整整一晚上,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合拢不到一块儿了,下身火烧火燎的痛,胸部也隐隐作痛,全身都酸痛酸痛的。上班的时候,王小兰想着昨天晚上那男人玩的花样,脸不觉地就红了。那时候王小兰想,被男人压了那么多年,没想到还能压着男人掌握主动权,社会真进步了。

  

二、张登权

  

张登权是进城务工的农民。

  

张登权是专门为丧事吹唢呐的。他总是喜欢听别人说谁家死了人,并不是他心里阴暗,这与他的职业有莫大的关系。死了人的人家请他去,他就有钱收了,死的人越多,他的收入越高。他的唢呐总是挂在腰上的,他的命也就挂在腰上了。但现实是不可能每天都有人请他去吹唢呐,所以有时候他也去建筑工地打打零工。他总是把唢呐擦得锃亮,等着有人请他去吹。

  

张登权是个光棍,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没碰过女人。

  

他是个心软的男人,心软的男人往往都比较善良。有时候他给别人家吹唢呐,哭声总是比唢呐声大,他听着哭声边吹边流泪。他总是想,人活一辈子,年轻的时候都奋斗上了,等到老了该享受的时候,又说走就走了,于是他吹唢呐吹的特认真。

  

张登权嫖过娼,但被那个老妓女忽悠了。那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拉着张登权的胳膊说,兄弟,打一炮吧,五十块钱,少抽几包烟你就能让你的身体放松一下。张登权觉得这价钱划算。付了钱,老女人把张登权带到一个桥下面,靠在桥墩上把自己的裤子褪到了脚腕子里。张登权把手从老女人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摸了摸胸部,像两只垂下来的面袋子。于是张登权解开自己的裤带,准备释放三十多年积攒的精华。老女人突然提起裤子,嘴里喊着来人了来人了。张登权被吓了,也提起了自己的裤子。老女人跑了,留下张登权在原地做贼似的环视着周围,他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垂头丧气的张登权在桥周围转悠了五六天也没再见到那个老女人。五十元摸个胸部也值了,他想。

  

三、生意

  

王小兰和张登权一起站在街的拐角处,他们都在等生意,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张登权靠着墙站着,用袖子不停地擦自己的唢呐。王小兰穿着紧身的T恤,超短裙配黑色的丝袜。张登权偶尔就用眼角的余光瞄瞄王小兰。看到王小兰修长的腿和挺拔的胸,张登权的裤裆里一跳一跳的。他觉得他擦的不是唢呐,而是脱光衣服的王小兰。

  

有好几次,两人都这样站着等生意。

  

没生意的时候,王小兰也站的很无聊。她看着身边站着的这个憨厚的男人,不停地擦拭着手中的那个喇叭,似乎突然就来了兴趣。她问张登权,大哥,你是搞文艺工作的?

  

张登权冷不丁被王小兰这么一问,反倒愣住了。他觉得自己内心那不可见人的想法似乎被王小兰看穿了,人家要来找麻烦。他战战兢兢地说,搞啥文艺啊,我是送葬的。王小兰咯咯地笑了。张登权脸红的有些发紫。

  

大哥你是外地人吧,王小兰继续问。

  

张登权抬头看了看王小兰的脸,她发现这个女人不光身材好,脸也长的标致。于是他说了声是。

  

王小兰笑着说,大嫂不在身边吧,一个人过很孤独。

  

张登权脸又红了,说我没老婆。

  

王小兰咯咯一笑,说那大哥你晚上睡着多寂寞啊,光球打的床板响,难熬的很。

  

张登权脸更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唢呐攥在手心里,似乎都出汗了。

  

王小兰再接再厉地说,大哥,让小妹陪你呗。

  

张登权想起了桥下的那个老女人,他怕再次上当受骗,于是摆摆手说不用不用。

  

王小兰看出了张登权心里的忧虑,她走上前去,在张登权胳膊上轻轻滴拍了下,说,大哥你放心,我绝对不骗人,你出钱我出肉,完事后再付钱,而且是在我家里,没警察查的,你放心。

  

张登权的心还是动摇了,毕竟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个尤物,而自己三十年没开荤的历史也促使了自己心理防线的崩溃。他问王小兰,什么价钱啊?

  

吃快餐100,包夜500,大哥你要哪种啊。

  

张登权把手伸进自己兜里,摸了摸卷成一疙瘩的钞票说,啥是吃快餐啊?

  

吃快餐就是干一次,包夜就是睡一晚上。王小兰轻描淡写地说。

  

张登权心里还是有疑虑的,他怕再次上当,把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白白葬送了。但他心里又十分渴望尝尝女人的滋味。矛盾之下总是很难诞生理想的效果,他思考了老半天。王小兰又一次的催促了他。他咬了咬呀,决定还是吃一顿三十多年都没吃过的快餐。

  

 

  

谁动了我的奶罩

天津爱情故事
五月初的老天津卫,到处弥漫着一种悠闲的气息,还夹杂着惬意。透过高铁洁净的玻璃窗向外望去,我知道这是一座有故事的老城,时而天气阴沉,时而又阳光明媚,时而还会落几滴小
2019年09月10日 16:55:24  情感读本
口香糖的爱情余味
A 丘健拎着花花绿绿不同牌子的口香糖来看我。我一边翻着一边笑:丘健,好像还有几种牌子的口香糖你没有买哟。丘健急得冒汗:可能,可能市场断货,过几天来货了,我一定补全。
2019年09月10日 16:55:05  情感读本
我渴望深深地被你爱着
不知从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着,企盼着。 读中学时,他是大队长,她是另一个班的中队长。他是个英俊的少年,绰号叫外国人,高高的个,白皙的脸,挺拔的鼻
2019年09月10日 16:54:57  情感读本
有些爱,不只是感动
她一直期待着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所以,当从小就和她一起长大的他木讷地告诉她自己想和她在一起时,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不是对他没有好感,其实她知道自己是很依赖他的,
2019年09月10日 16:54:49  情感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