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花哩豹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9日 04:50:08

   已经上了大三的小智还没有交女朋友,他的同学高明跟他一样,两人是筷子一双——俩准光棍儿(他们学校里有了女朋友的男同学,戏称没有女朋友的男生为准光棍儿)。

   在选择女友的标准方面,小智和高明出奇的一致:要找就找一位娴静大方、仪态优雅的女友。许是他俩的标准定得太高了,学校里的女生虽然不少,大多都是一些发嗲卖萌的女孩儿,没有一位能接近他们标准的。

   于是,班里那些喜欢招蜂引蝶的男生给他俩送了一个雅号:世外二贤,其意并非为敬、而是讥讽。

   这天周末,没有晚自习,小智和高明想改换、改换口味,没去学生食堂,而去了校园附近的一家餐馆小酌。当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出得店门,走在便道上。

   本就不太明亮的路灯,又被路边茂密的树荫遮着,斑斑驳驳的光线散落在便道上,更显得昏暗。他俩走着、走着,见不远处有一个男子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其背后有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又走了数步,靠近了,小智才看清楚:是同学王生,他背后白花花的东西是一个人——穿着白衣的人。

   白衣人显然是女子,因为从王生腰两侧伸出的脚上穿着红色的高跟鞋。那个女子在王生的背上并没有闲着,估计她是在低着头啃王生的后脖颈,所以王生一边走、一边舒服地吃吃艳笑。

   要说热恋中的男女打个情、骂个俏,即便是搂搂抱抱倒也不足为奇,可是一个大女孩子非得让男孩子背着走,就显得太发嗲了,让小智看着不顺眼。

   高明虽然思维敏捷、谈吐不俗,但是脸皮儿薄,遇上这种艳事,他就显得嘴拙了。而小智却不含糊,他本来就嘴酸,见了王生如此,自然得刺上一句,就在同王生即将擦身而过之时,小智故意高声说道:哎呦!王生你这是背着谁家的孩子呀?这么大了自己还不会走路啊?!

   王生素知小智的嘴头子厉害,知道与他斗嘴没有好,所以就啊、啊地敷衍着走过去了,而那个后背上的女子始终没有抬头,不知她是被小智的话羞得不好意思抬头,还是舍不得离开王生后脖子上的筋骨肉,总之她一直低着头、掩着面。

   直到毕业,小智和高明也不知道那个在王生背上的女子是谁,因为那位王生本来就是一个大花哩豹(小智孩童时代对一种由大绿虫子变成的花蝴蝶的俗称),他交女友和换女友就跟喝杯可乐一样随意。据了解他风流韵事的男同学粗略统计,王生大学四年交的女友可以编成一个排,不!是一个加强排。不过,却不知何故,到最后他的女友一个都没有成了。

   过了多年之后,小智、高明他们早就娶妻生子了,王生还是孑身一人,老同学们背后讥笑他在爱情方面过早地透支了个溜光罄净,以至于丧失了后劲。

  

花哩豹

上一篇:不老恋人

下一篇:那一年,我哭了

那一年,我哭了
海风徐徐的吹着,好舒服,夏樱微笑着看着大海,沿着大海向西边走去,看见一片樱花树林,走进去,一阵香气萦绕身边。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的樱花树林?夏樱看见一个帅气的男子
2019年07月19日 04:50:14  情感读本
不老恋人
冬至发现娇娇的时候,娇娇正趴在泳池边上萎靡不振,脸色憔悴,身体很虚弱。他很少看过这么痛苦的女孩子,心里顿时升起怜爱。他把她接到他们医院的病房,并且认真细心地照料她
2019年07月19日 04:50:02  情感读本
爱情逃不掉的伤感_1
军最近添了一个晚饭后散步的习惯,开始是母亲建议他去的,他百般不愿,可又耐不住母亲的唠叨。不久他便爱上了这项运动,每天晚饭后踱着慢悠悠的脚步,在小区的广场里溜达,即
2019年07月19日 04:49:55  情感读本
千纸鹤_1
眼看就要冬天了,凛冽的北风肆意的狂卷着树上那仅留的一点枯黄,霓虹初上路上的行人仿佛被雨打了一样行色匆匆,天空中有一层淡淡的云模糊了月亮的斑驳使整个世界也为之暗淡了
2019年07月19日 04:49:49  情感读本